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区块链是什么意思?

2020年09月26日 18:01

区块链是一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术语。从本质上讲,它是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或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基于这些特征,区块链技术奠定了坚实的“信任”基础,创造了可靠的“合作”机制,具有广阔的运用前景。

什么是区块链?从科技层面来看,区块链涉及数学、密码学、互联网和计算机编程等很多科学技术问题。从应用视角来看,简单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共享账本和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体维护、公开透明等特点。这些特点保证了区块链的“诚实”与“透明”,为区块链创造信任奠定基础。而区块链丰富的应用场景,基本上都基于区块链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实现多个主体之间的协作信任与一致行动 。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批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

比特币白皮书英文原版其实并未出现 blockchain 一词,而是使用的 chain of blocks。最早的比特币白皮书中文翻译版中,将 chain of blocks 翻译成了区块链。这是“区块链”这一中文词最早的出现时间。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1月10日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 。

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区块链的安全风险问题被视为当前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短板,频频发生的安全事件为业界敲响警钟。拥抱区块链,需要加快探索建立适应区块链技术机制的安全保障体系。


相关推荐

租客网有客户经理吗?

发布房源后系统会自动匹配客户经理的哟,需要指定客户经理也是可以的呢。

2020年09月02日 11:26

李小璐直播带货,为复出试水?

最近,李小璐、赵薇、王祖蓝等影视圈明星纷纷以主播的身份出现在直播间内,亲自“下场”带货。此外,为编剧量身打造的“直播卖剧本”形式上线,电影也选择了“云路演”,影视界可谓全方面“下场”直播。从大荧幕的台前幕后,到直播间的“网络一线牵”,影视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李小璐直播画面截图明星带货频频,网友褒贬不一“快抢,快抢,快抢!原价699的套装现在是299元,然后还要送两盒面膜!”4月20日晚,演员李小璐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引发网友关注。早在开播前几日,李小璐就放出了数个预告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标题为“你想重新认识我吗”;在视频中,当被问到为什么会直播的时候,李小璐微笑着回答:“为了生活啊。”虽然李小璐的直播间围观群众甚多,评论区内容也褒贬不一,但她的吸睛能力却是不争事实。抖音平台显示,李小璐目前拥有1077万粉丝,截至4月24日在平台的明星影响力周榜上排名第一。在其商品橱窗中,部分服装单品销量超过500件。而有带货“一哥”之称的李佳琦,最近更是与多名艺人轮流合作直播,如刘诗诗、孟美岐、井柏然等。其中,演员金靖与李佳琦的合作直播更是因喜剧效果极佳而冲上热搜,网友们笑称“直播卖货成了脱口秀现场”。无独有偶,知名女主播薇娅的直播间内也频现大张伟、宋祖儿等明星助阵。李佳琦与金靖来源:李佳琦微博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也在不久前官宣了五位明星联合代言,分别为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和贾乃亮。5月,他们将分别在“万里目”的官方抖音直播间直播“带货”。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述几位代言人的直播收费价位在一场20至60万元不等,而品牌方选择明星带货的目的也并非完全为了提升销售额,而是利用明星的人气来提高关注度,将粉丝流量引导到电商来。不可忽视的是,明星带货虽能带来流量,但直播效果却参差不齐。去年便投身直播的李湘,却在宣传一款羊肚菌时因“补身体绝对是滋补最好的”等表述,被律师质疑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此外,有网友反映李湘此前直播销售的一款大衣“直播5分钟,销量一件都没有涨”。在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明星直播带货的评价也颇有差异。有观点认为,明星的主业并非销售,从荧幕到直播间的转变“不符合人设”,甚至“吃相难看”;而也有网友表示,选择何种职业是明星的自由:“靠自己的本事把商品卖出去,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剧本直播卖电影云路演不光演员、明星们选择了从荧幕到手机屏幕的转变,连影视圈背后的编剧们也不得不“脑洞大开”,用直播的方式自我营销。不久前,由编剧帮学院主办的第一期“直播卖剧本”大会在线上举行。5位编剧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阐述自己的创作故事、剧本大纲以及讨论互动,参与者大都已经有几年的编剧经验,携带的剧本种类多样,有都市情感轻喜剧、家庭伦理喜剧、悬疑科幻公路片等。编剧们大多以口述方式“自我营销”,细心者还制作了幻灯片辅助说明。“直播卖剧本”大会第二期视频截图编剧宋方金十分赞赏这一形式,他在微博上称,“忙过这阵儿,我考虑开直播帮编剧作家卖剧本小说或想法。没现成的给你卖档期,中间可转会。……新形势,故新形式。”网友们对直播卖剧本的形式反映不一。有些评论称,编剧不得不加入直播卖货的现象“太惨了,有失文化人的体面”,而也有网友认为剧本也属于商品,加入直播行列无可厚非。目前,“直播卖剧本”大会已举办两期,未来还将继续。作为电影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路演也被搬到了线上进行。继《囧妈》《肥龙过江》后,曾定档2月的电影《大赢家》改为在网络上线,观众可免费观看。在线上首映的同时,主演大鹏连线演员柳岩、田雨,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与观众互动。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赵军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从最初的第三方售票,到如今进入内容生产和发行领域,互联网对影院的冲击已经相当硬核。未来影城的发展方向,必须是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业内:直播带货是谋自救,也是乘风口影视圈直播热潮来临,但为何观众褒贬不一、带货能力参差不齐?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明星直播带货与职业主播的直播存在着本质区别,从而也带来了直播效果的差异。“首先,明星本身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群体,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而除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外,职业主播并没有自带流量的属性,两者差别非常大。另一方面,观众关注直播的目的也有所不同,一个是抱着围观明星或偶像的心态,而另一个则是基于购物的需求。”黄大智表示,明星带货的优势及劣势均十分明显。关于明星带货的效果,黄大智称与个人能力、商品性价比均有关系。他表示,带货主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直播话术、互动能力、控场能力等,部分明星在此方面缺乏专业度,与职业主播产生差距;另外,在观众最关注的性价比,即商品折扣力度方面,明星带货时未必能在价格上形成优势。“疫情期间,很多明星都选择以直播的方式露出,原因之一在于影视行业的冲击,直播成为谋生手段;另外,直播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之一,并且形成了全民直播的趋势,明星等影视从业者未来将会更多地投入到直播行业来,但带货可能只是个附加的功能。”谈及影视界“下场”直播的趋势,黄大智如是说。(中新经纬APP)责编:任鑫恚

2020年04月26日 16:28

租客网:这里是北京,是上海,是广州,是深圳……但这里不是家!

新一轮的毕业季即将来临,对于即将走出象牙塔的学生而言,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寻求一个安全舒适的“容身之所”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各国人民不同的“租房”生活。美国:谁也不能束缚我自由的灵魂!有“海洋文明“的美国人习惯了自由的生活,他们不太习惯长期居住于一个地方。同时美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型国家,大多数人热衷于消费不愿意存钱,在领取工资或生意赚钱后,很快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出门度假。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租房是第一选择,同时也会根据收入水平来决定租房条件,绝对不会因为住房问题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消费,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而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有私家车,生活范围广阔,所以美国租房比买房比例要高出很多。德国:租房的我拥有满满的安全感一直以来,德国都是一个流行租房的国家,房产持有率长期低于50%,排在欧元区最后一位,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选择租房。德国的大城市如慕尼黑,法兰克福等,房产持有率甚至只有27%,这意味着,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租房生活。德国人之所以如此青睐租房,一方面和文化和历史原因有关,另一方面,与德国法律对租客的保护也不无干系,尤其是房租方面,法律做出了相当细致的规定:房东两次上涨房租之间的间隔最少为一年,且在合同有效期内,如租客无拖欠房租行为(或拖欠房租少于两个月),则房东无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同时租房合同大多以5年期、10年期和无限期居多,充分保障租客权利。在法律政策保护以外,社会的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德国的租客协会是一个庞大的非盈利性组织,如果租客和房东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方面产生了法律纠纷,可以直接向当地的租客协会求助,协会免费提供法律上的解答,并会派出律师给予帮助。日本:租房生活让我幸福感爆棚在日本买房,大多数人需要从银行贷款,缴纳几百万日元的首付和手续费。这对于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同时大多数年轻人不愿被沉重的房贷所束缚,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日本的租房体制很健全,这是他们喜欢租房的最大原因。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必须获得不动产经营管理或租赁住宅管理的认证资格,有严格的考核制度;租客必须有保证人,要填经济收入方面等资料,以防租客交不出房租。房地产中介公司和房东若遇上租客不交房租,就会找保证人;房东收回房屋前需提前6个月通知,2年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涨价。所以“租房生活”对很多日本人而言所获得的安全感并不比买房生活低。中国:“租客文化”盛行,共享产业发展迅猛“共享”这一词语从2016年开始频频与“社会资本”联系在一起,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从过去的无偿、信息分享,转变为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租用向共享”,也带起了当下国内“租客文化”的热潮。不仅是租房,各种生活物品的租赁也越来越普遍,小到宝宝的玩具拼图,大到私家车辆都可在相关的租赁网站上租用,尤其是被称为中国租赁文化“独角兽”的租客网,已开发多种租赁服务类目,未来还将开发更多类型的便民服务,就已成熟运营的租房项目而言,租客网率先提出了“租房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单边收费服务,一方面大大减轻了租客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多房源选择,只需要缴纳租金即可;另一方面可以为房东缩减房屋空置期,减少空置期的租金损失;同时可增加中介的看房次数,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金额。对于年轻一代来说,通过一定租费就可保障生活质量进而提高生活品味,房子也许是租来的,但是生活不能租来。所以“以租代买”是一种理智又实用的消费方式,租客网的存在就是让“租生活”成为便捷时尚高效的生活方式!

2020年04月26日 10:45